论藏缅语的语法形式3

来源:民族语文  作者:孙宏开    发布日期:2012-02-27  编辑:仁增才让

六 余 论
  藏缅语中的语法形式除了上述4种外, 还有用格助词联系的句法形式(语序),因篇幅所限,将另文探讨。 本小节拟讨论藏缅语中上述4种语法形式使用和演变中的一些问题。
  1.我在《语法类型历史演变》那篇文章中着重讨论了各语法形式之间互相转化的一些方式,本文又着重讨论了各种语法形式的特征和它们之间的区别。这种讨论基于这样的目的,就是一定要通过研究和讨论,正确认识藏缅语中的语法形式,从而以此为根据,建立一个符合语言本质特征的语法体系。中国少数民族语言简志丛书中藏缅语族语言共有19种,仔细分析比较各语言简志语法部分已经初步建立的语法系统,发现框架是统一的,但各家的写法有一定的区别。境外藏缅语的语法也出现了不少,系统更乱。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对藏缅语语法系统中的语法范畴及其方式缺乏正确的分析和认识:套汉语语法分析方法者有之,语法体系前后矛盾者有之,对语法范畴、语法意义、语法形式分析不当者更是有之。要避免上述问题,是有一定困难的,因为本文一开头就提到,藏缅语语法结构类型存在着一定差别,而语法形式本身也处在变化之中,不可能用一个固定的模式去套藏缅语族各语言的语法系统,一定要从客观语言事实出发,深入研究它,正确认识它,妥善归纳它。
  2.我曾提到,藏缅语类型学的历史演变与藏缅语音节结构的类型演变几乎是同步进行的,经过仔细观察和分析,我进一步认为,在由粘着型语法结构向屈折型演变过程中,声调的产生和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应该说,粘着型语言的音节界限是不十分清楚的,特别是在各音节响亮点之间的各辅音音素,它们靠向前一音节还是靠向后一音节往往是比较自由的。藏缅语中一些无声调的语言或方言里,也产生同样的情况。以嘉绒语茶堡话为例:略
  上述3个例子第一种形式为正确的音节划分, 主要不是以语音特征为依据,而是根据来源或语素分析。如活佛为藏语借词,藏语的音节划分是sprulskd, 后两个词,tρ是名词词头,ka是动词词头, 因此只能是第一种为正确的音节划分。
  藏缅语族语言声调的产生,使多音节词中处在前后不定的一些语音要素迅速分化,使其一个个音节界限分明起来,随着语音结构的长期磨损,音节的复辅音和辅音韵尾通过减化、脱落、合并等〔8 〕各种方式,原来粘附在词根前后表达各种语法意义的词缀,其词根辅音出现清化、弱化、送气等,元音出现鼻化、松紧、长短、卷舌等屈折现象。而这种音变现象是和词的历史音变同步进行,因此具体语言中语法系统出现的屈折音变现象大体和该语言词的语音系统中出现的音变大体相吻合。
  3.也许有人要问,原始藏缅语如果是一种有丰富词缀的粘着型语言,那么,与它有同源关系的汉语为什么现在完全看不出它有丰富词缀的痕迹呢?于是有人就怀疑藏缅语中大量的词缀是在原始的汉藏语

分化后由实词经过长期语法化过程以后形成的系统,甚至有人认为,彝缅语支的典型简单形态(如拉祜语)比较接近于原始藏缅语的语法关系系统。这确实是一个值得反复讨论、深入研究的问题。对于前者,汉语和藏缅语不仅语言结构类型差别大,语序不同,而且能确定有同源关系的词缀寥寥无几,这一方面的研究确实需要加强,也不能完全排除在藏缅语从原始汉藏语分化以后,新产生一些词缀。正因为这一原因,我认为汉语和藏缅语的同源关系仍需要进一步论证。至于后者,人们可以较清楚地发现,彝缅语支的语言,也是经过了丰富的粘附性前后缀阶段,而经历了数千年的磨损以后,现在变成了简单形态系统,并以虚词作为表达语法意义和语法关系语言的。关于这一问题,将另文讨论。
  4.关于重叠形式,是汉藏语系语言的一个重要的类型特征,它在构词、构形两方面都是一种较活跃的形式,从文献记载看,它也是有悠久的历史。但这种形式在各语言里是否有发生学上的关系,要仔细分析它所表达的意义和它历史演变的过程,从藏缅语中重叠作为一种语法形式来分析,似乎有的较早,有的较晚,不在同一历史层面上。正因为如此,重叠形式所形成的语法范畴有可能在显示语族、语支特征方面有一定意义。例如用重叠人称代词表示反身是语族的特征,用重叠动词词根表示互动则主要是羌语支语言的特征,关于这一问题有必要联系历史文献作进一步深入研究。
 参考书目
  Acharya K.P.:Lotha Grammar, Central Institute of IndianLanguages,Mysore,India,1983.
  Allen N.J.:Sketch of Thulung Grammar, Comell University,East Asia Papers U.S.A.1975.
  George van Driem:A Grammar of Limbu, Mouton de Gruyter,Berlin.1987.
  Giridhar P.P.:Angami Grammar,Central Institute of IndianLanguages,Mysore,India,1980.
  K.Das Gupta:An Introducti on to the Nocte Language,Shillong,India,1971.
  Mainwaring G.B.:A Grammar of the Lepcha Language, ManjusriPublishing House.New Delhi,India,1971.
   Matisoff J. A. : The Grammar of Lahu, Universtity ofCalifornia Press,Berkeley,U.S.A.1982.
  Nagano Yasuhiko:A Historical Study of the Gyarong VerbSystem,Seishido,Tokyo,Japan,1984.
  Soinit David B.:A Grammar Sketch of Eastern Kayah( RedKaren),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U.S.A.1986.
  Sharma D.D.:A Descriptive Grammar of Kinnauri, Printed atShree Hari Printers,Delhi,India.1988.
  孙宏开《六江流域的民族语言及其系属分类》,《民族学报》1983年;《论藏缅语语法结构类型的历史演变》《民族语文》1992.5—6;《藏缅语中的代词化问题》,《国外语言学》1994年第3期。
  Purna Chandra Thoudam: A Grammar Sketch of Meiteiron.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New Delhi.India,1980.
  《中国少数民族语言简志丛书》,民族出版社,1980—1987年。
    (通信地址:100081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
  注:
  〔1〕详情请参阅拙作《论藏缅语语法结构类型的历史演变》, 《民族语文》1992年第5期第4页。
  〔2〕详情请参阅林向荣《嘉绒语研究》,四川民族出版社, 1993年,成都。
  〔3 〕有关此问题的详情请参阅拙作《我国藏缅语动词的人称范畴》,《民族语文》1983年第2期;《再论藏缅语中动词的人称范畴》,《民族语文》1994年第4期。
  〔4〕此处声调为轻声。
  〔5 〕动词重叠表示互动问题请参阅拙作《藏缅语动词的互动范畴》,《民族语文》1984年第4期。
  〔6 〕有关人称代词重叠表示反身语法意义的详情请参阅拙作《试论藏缅语中的反身代词》,《民族语文》1993年第6期。
  〔7〕请参阅拙作《藏缅语疑问方式试析》,《民族语文》1995 年第5期。
  〔8 〕有关藏缅语语音演变方式的讨论详情见拙作《藏缅语复辅音的结构特点及其演变方式》,《中国语文》1985年第6期; 另见《藏缅语语音和词汇》一书导论部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北京。
  字库未存字注释:
   @①原字为亻加登左右结构